生命是两场盛宴

              作者:袁国燕 来源: 《意林》杂志

                生活中,常常会生出各种各样的距离。空间和地理的,心和心的。有一天,蓦然发现,两场海吃海喝的宴席,竟然也是一?#24535;?#31163;———生与死的距离。

                 把生命和宴席联系到一起,是因为在同一天里参加了两个宴请。人间大喜大悲两重天,潮水般涤荡着我的心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一个是朋友喜得贵子,被邀去喝满月喜酒;一个是同事的母亲寿终正寝,吉日安葬。一红一白的请柬,大喜和大悲的盛宴,宣告着这个世界添了一丁,殁了一人,宣告着这个世界的每一天、每一个角落,都在上演着生和死、悲和喜的连续剧。

                 那天,是冬季里难得的一个好天气,阳光暖暖地烘托着喜庆,初为父亲的朋友更是笑逐颜开,空气中似乎都能摸得着欢乐和喜气。婴儿的生命,是刚刚绽出的新鲜芽儿,等待他的,是长长的岁月里,那些吮吸不尽的阳光雨露,品味不尽的酸甜苦辣。

                 离开喜悦的鼓噪,又去参加那位享寿85岁的老人的葬礼。满眼尽是白花和黑纱,充耳是绵绵的哀乐和哭泣。老人儿孙满堂,忠厚善良,安葬入土,主宾皆悲。葬礼后,?#32509;?#26159;儿孙置办宴席致谢来宾。与老人有关或者和老人的儿女有关的?#30528;?#22909;友,聚在桌前吃着说着。熟悉逝者的宾客,追忆着老人生前的琐事;不熟悉逝者的,则品着酒感慨人生,议论着世事的无常。

                 同是宴席,同是血脉相连的亲人,一边主持着生命的人之初,一边主持着生命的人之终;一边是眉开眼笑,一边是泪水涟涟。而这宴席的两位主角,却都浑然不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生命,其实就是两场盛宴之间的距离。我们每一个人满月的盛宴和出殡的盛宴之间,就是一段生与死的距离。泰戈尔在他的诗中说:“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是鱼和飞鸟的距离,一个在树上,一个却深潜水底。”他忘记了说,世界上最美的距离,是生和死的距离,一个是纯洁?#38706;?#30340;人之初,一个是大彻大悟的人之终。

                (一一摘自?#27573;?#23433;晚报》

                2010年12月28日图/何影)
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    下一篇: 我的摩登母亲
              江苏11选5开奖时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秒速时时彩骗局 泰坦帝国注册 黄渤斗牛 31选7开奖结果11187 pt古怪猴子规律 太阳征程注册 招财进宝微信 大丰收走势图 北京汽车pk10开奖计划 射龙门必胜策略 华东15选5走势图带坐标连线华东15选五专家杀号 成都网红熊猫 冰穴免费试玩 排列3开奖 水果派对电玩 2009年15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