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爱情回忆里待续

              作者:韩十三 来源: 《意林》杂志

                一、那一年,我们初相遇

                陆臣安,事到如今?#19968;?#35760;得那年夏天,我们一家搬进原来属于你们家的小别墅时的情形。你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,眼神中尽是恨意,而那时的?#19968;?#20667;傻地?#38405;?#31505;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时候我爸爸是买了你们家的房子,可是,将你和你妈赶出房门的不是我们,而是你爸爸的债主。

                当年,你爸爸是江北有名的民营企业家,后来由于经营不善,破产后银行便收了你家的房子,拍卖给了我爸爸。而你,把这一切的仇恨全都算在了我家人的身上,也许这跟你爸爸的自杀有关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一年,他躺在江北小站附近的一段铁轨上,被那辆时速仅一百公里的小火车,带到了远方。

                你们并没有走远,因为那座小别墅的院墙外面就是当年你父?#38468;?#23130;的时候老房子的所在地,老房子虽然已经破败得不能住人了,可是院子里还放着一辆白色的中巴车。你妈妈将那辆报废的中巴车改成了一间可以供两个人居住的小房子。

                二、其实陆臣安不可怕

                陆臣安,你第一次把我弄哭,是在我们搬到你家后的第四天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一天傍晚,你偷偷地越过墙,从窗户爬到了我的房间,用你妈妈刷汽车时剩下的那半桶蓝色油漆,涂花了我最心爱的毛熊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看着窗上那面目全非的毛熊,大哭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一次,虽然我没有在爸爸面前告密,但是,他还是一下子就猜到了是你干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是,他并没有怪你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只是在我身前轻轻地蹲下身来,然后循循善诱地对我说:“锦歌不是一直都想要交新朋友吗,那就跟陆臣安做朋友,好不好?你们做了朋友,他一定就不会再欺负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那一天,我虽然满腹委屈,但最后,还是在爸爸面?#29240;?#37325;地点了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当我抱着爸?#24535;?#24515;为你准备的变形金刚出现在你们家的时候,你和你妈妈正在用小铲子在汽车的周围挖坑种蔷薇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轻轻地向前一步,将那个变形金?#31449;?#21040;你的面前,按照爸爸事先交代好的?#38405;?#35828;:“陆臣安,这个礼物送给你,我想和你做?#38376;?#21451;,爸爸?#24471;?#22825;我就要去幼儿园了,我不认识路,你能带我去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你冷冷地看了我一眼,?#24535;?#36215;屁股挖起坑来。倒是你的妈妈特和蔼,她接过我手中的礼物,摸了摸我的?#28304;?#31505;着对我说:“放心吧,明天臣安哥哥会带你去上学的,明天咱就在门口等哥哥,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,我便按照约定好的,穿了粉红色的小皮鞋,白色的连衣裙,站在你家门口等你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时候,你脸上依旧是冷冷的表情,径直从我身边走过去,在走出去十几步远之后,突然又回过头来,对着我恶狠狠地命令道:“还不走!”

                我?#23545;?#22320;跟在你的身后,从来都不敢靠近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是这一跟,就整整跟了十三年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十三年期间,在幼儿园,你上大班,我上小班;在小学里,你上三年级,我上一年级;在高中,你上高三,我上高一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十三年里,你还?#19981;?#19978;了一个姑娘,她叫做程堇。

                三、周锦歌,你?#19981;?#20182;

                那一年的中考后,我又像往常一样,固执地填报了你所在的学校。

                虽然你不曾告诉我你与程堇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,但不久之后,我就知道你们俩是男女朋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同宿舍的一个小女孩有点儿八卦,她在一次“卧谈会”中对我说,其实当初你和程堇是不打不成交。你上高二的时候,程堇的一个好姐妹?#19981;?#20320;,但你这人从小臭屁惯了,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。于是,身为大姐大的程堇就决定为那个小姐妹出气,于是便带领一大群女生在某个?#25151;?#34989;击了你。你比较有风度,任凭她们拳脚肆虐,却绝不还手,于是程堇便?#19981;渡夏?#20102;。为此,她甚至不惜与其他姐妹闹翻。

                她说这话的时候,?#19968;?#26377;点不相信。

                结果几天以后,当我端着饭缸去?#31243;么?#39277;,在?#31243;?#38468;近的墙角看见程堇被那群女生攻击的时候就不得不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看样子,打她的那个女生,正是当年?#19981;?#20320;的那个。

                她一边用巴掌甩着程堇的脸,一边大声地叫嚣:“当初我们?#29238;?#20154;还是?#38376;?#21451;的时候是怎么说的?你现在居然抢朋友的男朋友,你还要不要脸?”

                那一刻,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从小?#38405;?#36870;来顺受的我,居然大叫一声,一下子冲上前去,就朝着那群女生挥舞起了手中的饭?#20303;?

                我当时只是在想,她们凭什么欺负陆臣安?#19981;?#30340;女孩啊。

                后来,我和程堇两个人坐躺在病房里挂着点滴,她眨了眨那对熊猫眼对我说:?#29240;?#38182;歌,你?#19981;?#20182;对不对?”

                看我不说话,她顿了一下,然后又自顾自地说道:“?#36824;?#31995;,他?#38405;?#19981;好,我?#38405;?#22909;!”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四、如果你不?#19981;?#22905;,就请你尊重她

                陆臣安,后来的我用了整整七个月的时间,也没能成功地?#38405;?#35828;出那句“我?#19981;?#20320;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此时,那个依旧?#23545;?#22320;走在我前面的你,已经牵上了另外一个女孩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  我?#23545;?#22320;跟在你们身后的时候,那些曾经欺负过我和程堇的女生会毫不掩饰地对我指指点点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清清楚楚地听到她们在嬉闹着,用刚好能让我听见的声音,讽刺我说:“真贱!”

                那个“贱”?#24535;?#22914;同一把尖刀,深深地刺在了我的心上,但我脸上依旧挂着微笑,我记得爸爸曾经告诉过我,如果别人?#38405;?#19981;好的时候,就试着用微笑去面对一切吧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那一刻的程堇居然一下子冲上前来,拉住了我的胳膊,将我直直地拽到了你的身边,并且大声地?#38405;?#35828;道:“陆臣安,我想你早就应该知道周锦歌?#19981;?#20320;,她?#38405;?#30340;?#19981;叮?#36319;我?#38405;?#30340;?#19981;?#19968;样,没有高低之分,请你不要视而不见。如果你不?#19981;?#22905;,就请你尊重她,轻轻地抱一抱她,对她说别等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你微微?#35835;?#19968;下,张了张嘴,正欲开口对我说话的时候,却被身后那个曾经追过你的女孩打断了,她的话中全是嘲笑:“哎哟!程堇,挺大度哦,如果你们对陆臣安的?#19981;?#37117;是一样的话,那么我的呢?哈哈哈!”

                当程堇跟那群女生扭打在一起,你在旁边不知所措的时候,我像上次一样,一下子冲了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一次,我之所以冲上去,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她曾经是你女朋友,还因为她是我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忘记了那群女生是刚刚从水房方向走过来,忘记了其中一名女生的手里还拎着一壶滚烫的开水。

                直到那只暖瓶破碎,那滚烫的?#20154;?#20828;头而下的时候,我才突然间明白,我再也不能等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五、心中明明不想离开,

                要怎么跟你告别

                陆臣安,我要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要去韩国了,爸爸对我说,韩国的整容技术是全世界最好的,等我再次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,一定会比原来还要好看,还要漂亮。

                爸爸订了那一天深夜去韩国的机票,我骗你和程堇说是第二天上午的,因为我不知道怎么面?#38405;恪?#24515;中明明不想离开,要怎么,跟你告别。

                四月的深夜,我戴着一个巨大的口罩,外加一副墨镜,前去跟你告别。

                我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早已写好的便笺,将它贴在了布满水锈的车玻璃上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写给你的信其实只有一句话,我怕说多了你会难过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说:“陆臣安,我不回来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(李敏摘自《花火》2011年第10期图/刘?#23433;牛?
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情迷爱尔兰的约定     下一篇: 师姐,让我追你好不好
              江苏11选5开奖时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龙虎兄弟 今晚体彩31选7走势图 射龙门全天计划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网 双色球008期开奖 11选5计划软件哪个好 宙斯古代财富在线客服 google什么叫血流成河 疯狂世界盃免费试玩 海盗王 挂机脚本 北京赛车pk10开奖平台 极速赛马玩法 北京赛车pk10开奖视频直播 百家乐游戏 角斗士闯关 封神演义预告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