爬树的男孩

              作者:尼?#29228;?#26031;?保罗 来源: 《意林》杂志

               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偷偷爬上那棵猴面包树,这是拉瓦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光,?#19978;В?#32654;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仅仅只是两三分钟,耳边便会响起一声熟悉的口哨声,有人来了,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营房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看到了什么?”刚刚?#19978;攏?#23433;德烈便拖着瘸腿凑过来问道。拉瓦不想回答,但安德烈就是那个吹口哨的人,俩人约定,拉瓦每天爬上树冠看看周围,看看远方,下来之后再把看到的新鲜事儿告诉放风人,也就是安德烈。三年了,两人还算默契,在这座死寂一般的集中营,每天都有人因为严厉的禁锢而自?#20445;?#20182;们却因为那棵猴面包树而充满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就要?#26434;?#20102;,等着吧!”安德烈一双粗糙的手在拉瓦头上抚摸,要不是因为拉瓦是黑人,连安德烈?#32422;?#37117;会觉得眼前熟睡的少年就是?#32422;?#30340;儿子。当然,拉瓦是不会明白安德烈的?#37027;?#30340;,更不会想到,安德烈是戴高乐将军钦点的间谍,他并不是困在集中营,而是肩负特别使命潜伏在这片草原深处进行侦探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棵猴面包树?#25302;?#19968;个梦想,它恰好坐落在集中营的中央,白天的时候,很多纳粹士兵坐在树底下休息,恨得拉瓦牙痒痒,只有到了晚上,他才觉得那棵树属于?#32422;骸?

                ?#19978;В?#36830;安德烈也没想到,梦想会突然破碎,那天晚上,他吹了好几次口哨,可拉瓦就是不肯下来,直到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奔来,他知道,出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拉瓦毕竟是个孩子,?#38745;?#20303;接二连三的酷刑,便一股?#36828;?#22320;全说了出来,但安德烈只是笑笑,当两块火红的烙铁夹在他的双颊,也没吐出一个字来。

                本以为必死无疑,却没想到生机犹在,半个月后,盟军终于发起了大反攻,因为安德烈提供的精确信息,纳粹分子瞬间溃败,整座集中营安全解放。

                安德烈伤得很重,但令随军医护人员奇怪的是,哭得最伤心的竟然是一个黑人男孩,毫无疑问,这个男孩就是拉瓦,在安德?#19968;?#36855;的日子里,他一刻都没有离开他的“搭档?#20445;?#23613;管医生开玩笑地在跟他解释:“只要挂上水(打吊针),一定能起死回生,你就放心吧。”可是,拉瓦?#25302;?#21548;不懂一样,虽然一脸惊愕,却依旧没有离开寸步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当远处的炮声逐渐平息,安德烈终于睁开了眼睛,可是,拉瓦却不见了,几个医生都非常好奇地询问安德烈,那个黑人男孩到底是什么人,此刻又突然消失,他到底去哪了。安德烈点点头,良久,才吐出三个字:跟我来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安德烈的带领下,一行医生再次来到集中营,顺着安德烈的手指,他们看到,那棵猴面包树的半个树冠已经不见了,树叶也是稀稀拉拉,显然,它遭炮击了,在烈日下显得奄奄一息。

                但这跟拉瓦有什么关系?随行医生面面相觑,却听安德烈一声口哨,树干后便露出了一个?#28304;?#20182;手里正拿着一个医院的吊瓶,?#24613;?#24448;上爬。安德烈这次也不再躲在一旁放风了,而是拖着腿往前奔去,也不知是为了那棵树,还是树后的男孩。

                (译?#26434;?#22269;诺丁汉大学《大学课本》图/大卫卡森)

              江苏11选5开奖时间